斯派克李:"黑豹"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 受访谈《黑色党徒

斯派克·李在采访中介绍了自己的新作《黑色党徒》,并对关于种族歧视的种种现象发表了看法,更谈到了《黑豹》的成功帮助黑人电影人们争取到了更多的机会和话语权。

《黑色党徒》导演斯派克·李

  影视网讯上世纪80年代,美国涌现出了一大批独立电影人,其中最活跃,并且引发了最多争议的当属斯派克·李,他帮助非裔美国人改变了他们在好莱坞电影中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他无所畏惧,敢为人先地通过作品探讨十分棘手,复杂的种族问题——1988年的《为所应为》就是最好的例子——这是斯派克·李最好的作品之一,它证明了,探讨种族问题的电影也可以兼具挑战性和娱乐性。
  斯派克·李的新作《黑色党徒》此前曾在戛纳电影节上进行首映。影片故事设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讲述了罗恩·施塔沃思(约翰·大卫·华盛顿 饰)的真实经历,他是美国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市的第一位非裔美国警探。一开始,他被派去档案室工作,遭到一些同事的刻薄欺侮,施塔沃思在申请调转部门后,去做了卧底警察。
  他在当地报纸上发现了一则3K党的招募广告。3K党是一个种族主义组织,他们认为非裔美国人(以及其他种族)比欧洲血统的美国白人要低贱。在电话中表明自己希望加入组织之后,施塔沃思进入了3K党——当然,他需要一位白人同事菲利普·齐默曼(亚当·德赖弗 饰)的协助才能完成这次任务。随着调查的逐渐深入,施塔沃思和齐默曼的处境也愈加危险,但他们最终度过危机,成为了组织中的头头,甚至见到了大卫·杜克(托弗·戈瑞斯 饰),这可是位3K党的重量级人物……
  近日,影视网记者在洛杉矶对斯派克·李进行了简短的采访,他介绍了自己的这部新作,并对关于种族歧视的种种现象发表了看法,更是谈到了《黑豹》的成功帮助黑人电影人们争取到了更多的机会和话语权。
Mtime:《黑色党徒》是根据小说和真人真事改编的。你之前对这个故事有了解吗?你是如何加入到这部电影里来的?
斯派克·李:电影最开始是乔丹·皮尔(《逃出绝命镇》导演、编剧)打电话联系我的,他想做的任何事都能做成——这是真的。他联系我说,“我想让你来拍这部片子。”然后我们就拍了。

《黑色党徒》的呈现方式很娱乐化,但主题却是严肃的

Mtime:这部电影既有娱乐性,又有自己的社会、政治立场,却不会让人觉得迂腐教条。
斯派克·李:谢谢你这样评价。当然,这部电影也不是完全娱乐化的——尤其是结尾。我之前也拍过这样的片子,《为所应为》的主题就很严肃,以雷迪欧·拉希姆的死作为结局,他是被纽约警察勒死的。就像我喜欢的一些老电影,像伟大的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的作品,比如说《发条橙》,它就是类似这样的感觉。所以,以前就有过这类作品,它很难拍,就像在走钢丝,但是我能拍出来。
Mtime:约翰·大卫·华盛顿是丹泽尔·华盛顿的儿子,但是他没什么表演经验,你与丹泽尔合作很久了,这次为什么会选择让约翰·大卫·华盛顿来演这个角色呢?
斯派克·李:约翰·大卫是需要指导的,但我很清楚,他就是我想要的人选,他都没有试镜,我们之前开过一次会,他寄来了一盘录像,我就决定让他来演这个角色了。
Mtime:电影里用到了很多种族歧视的词语,在片场,你作为导演,还有其他演员,你们会觉得不舒服吗?
斯派克·李:我觉得挺自在的。但是一些白人演员说不出口“黑鬼”这样的词。我得让他们明白,不是他们在骂人,是角色。拍《为所应为》的时候我也曾经跟约翰·特托罗讨论过同样的问题,他跟我说,“斯派克,我还要坐地铁的。”结果,电影上映之后,他又跑来告诉我,“黑人们喜欢我,黑人们喜欢我!”(大笑)所以,有时候是角色要求你骂人的。
  你比如说,罗伯特·德尼罗就不会担心自己演了特拉维斯·比克尔(在《出租车司机》里)而被别人讨厌,那只是角色。托弗·戈瑞斯饰演的也是一个可恨的人,大卫·杜克。我认为你不需要担心别人会因为你饰演了一个卑鄙下流的可恶角色而对你本人指指点点。
Mtime:当我们谈到3K党和他们的种族歧视时,我们经常觉得他们好像是只存在于美国的现象一样,但实际上每个国家都有类似3K党的存在,只不过名字不一样而已。

斯派克·李和亚当·德赖弗在片场

斯派克·李:很高兴你能提到这一点。凯特·布兰切特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她很出色。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她担任了评审团主席,在讨论哪部电影应该得哪个奖项的时候,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只是转述一下大意,她说这部电影是对美国的深刻洞察。我很喜欢她,想跟她合作,但这部电影说的不只是美国的问题。这种右翼崛起的氛围,是全球化的。
  我觉得,如果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依然认为它讲的是非常具体的事例,针对的是美国的一个特定群体,那他们完全没看懂重点。现在的状况是,移民们成为了替罪羊,在哪个国家都一样。他们成了全球性的替罪羊。你再看看“Agent Orange”(注:斯派克·李对特朗普的戏称)的做法,他说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等等诸如此类的言行,太可怕了。当经济下滑,你去怪谁?现在刚好可以怪到移民头上,在纳粹德国,就是怪犹太人。希特勒把犹太人拎出来,说他们是罪魁祸首。我觉得,现在全球这种事情依然屡见不鲜。
Mtime:既然这是全球性的问题,那你觉得种族主义的根源是因为大众的观点被操纵了,还是因为人们害怕“其他人,怕那些看起来跟我们不太一样的人?”
斯派克·李:可能都有吧。不一定只有一种情况。但是我可以说,问题的根源在于土地——你生活的土地,还有那种所谓的“新大陆” ,实际上早已经有人生活在那里了。你占领了土地,贬低原住民,(叫他们)劣等人。你说,“我们不是从别的人手里抢夺土地,而是从野蛮人手里接管而已。”并且还要贬低他们来让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Mtime:感觉你好像说得有些隐晦。

《黑色党徒》剧照


斯派克·李:这还隐晦?我觉得,我不是想遮掩什么,这就是殖民主义的一部分。 如果你抢了别人的领土,还在声称自己是敬畏上帝的基督徒,却贬低其他人种,玩弄他们,我觉得这种做法是很可怕的。
Mtime:你觉得在当下——现在非裔美国人电影正在蓬勃发展——这样的电影可以改变人们的观念,带来社会层面的转变吗?
斯派克·李: 嗯,我觉得《黑豹》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是这样,很多年以来,当你做预算时,很大一部分钱要花在海外发行上。过去很多年,电影公司总是谎称黑人电影在海外收益不好。所以,当你做一部电影,去跟他们要预算的时候,他们会给你看,预算里没有一分钱是给海外创收的,那你就得不到足够的钱去拍电影。
  他们会一直跟你讨价还价,你以为你算好了他们的心理预期值,结果他们又改了,他们会说,“哦,这是个例外。”他们说如果你用黑人演员来演就赚不了钱。但是《黑豹》让他们无话可说了。(大笑)电影公司也没法说黑人电影在海外赚不到钱 ,或者必须要有巨星出演才行了。瑞恩·库格勒改变了这一点,那些导致黑人导演得不到足够资金的谎言借口以后都不能用了。你也知道,以前,大多数票房都是来自本土的,但现在你可以从海外市场收获更多的钱了。所以,这种争论随着《黑豹》的成功就停息了。

《黑色党徒》预告片

Mtime:你已经做了40年导演,现在你的动力是什么?你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目标吗?
斯派克·李: 过去三十年,我拍的每一部电影都是我在当时最想讲述的故事。现在促使我继续拍电影的动力,跟我上电影学院时的动力都是一样的,我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所以,这个初衷一直没变,我对自己热爱的事情的热情和精力也丝毫没有消褪。我总是跟我的学生(纽约大学)说,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以此为职业,可以糊口,你就已经很幸运了,因为很多人穷其一生所做的工作都是他们讨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