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违命》主演蕾切尔·薇姿 解读与瑞秋麦克亚当斯激情戏

日前,蕾切尔·薇姿接受影视网专访,话题包括电影《违命》与其中的大胆女同场景,薇姿银幕后与明星丈夫的家庭生活等等。 影视网洛杉矶讯 在横跨超过20年的演艺生涯里,蕾切尔·薇姿可谓获奖无数。她一直以能够出色驾驭各种具有挑战性的角色而闻名,其演艺事业不仅是围绕着各种大制作的银幕大片(这种类型的电影她已参与不少,比如1999年的《木乃伊》,以及其2001年的续集,和之后的《魔境仙踪》)开展,同时不断扩展着自己作品的深度和广度。
  (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Magnus Sundholm)
蕾切尔·薇姿最新的电影是由智利导演塞巴斯蒂安·莱里奥执导的《违命》,她自己也参与了制作。蕾切尔在片中饰演主角Ronit Krushka,为参加父亲的葬礼,刚刚从纽约回到自己伦敦的家中。她的父亲是一位本分保守的犹太教拉比,与她已疏远多年。这次艰难的回程让她再次接触到两位许久不见的儿时亲密好友——她父亲的继任者Dovid Kuperman(亚历桑德罗·尼沃拉饰),和他的妻子Esti(瑞秋·麦克亚当斯饰)。Ronit和Esti曾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女同恋情,当二人过去的情愫再次燃烧起来,一些人的生活便遭到了要被颠覆的威胁。
近日,影视网有幸在洛杉矶对蕾切尔·薇姿面对面专访。就在专访结束不久,这位48岁的女星宣布了惊喜消息,她和丈夫丹尼尔·克雷格终于迎来了在一起的第一个孩子(薇姿已有一个儿子,是跟前夫达伦·阿罗诺夫斯基所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工作日午后,影视网在比弗利山酒店的一个套房里对蕾切尔·薇姿进行专访,话题包括电影《违命》与其中的大胆女同场景,薇姿银幕后与明星丈夫的家庭生活等等。以下内容便是对30分钟访谈的简明记录:
影视网:电影故事基于Naomi Alderman的同名小说改编,书中贯穿着正统犹太社区非常严苛的原教旨主义信仰。这个故事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蕾切尔·薇姿:我认为这个故事也可以设定在宾夕法尼亚的阿米什社区,或者亚扪人社区——你们应该还记得哈里森·福特的《目击者》吧?我是说,那将会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了,但它也是发生在一个封闭的社区里。我主要是像找寻一个关于两个女人的故事。我发现大部分这样的故事都设定在上世纪50年代,那时同性恋还是被禁止的。但是这个故事还是有特别吸引人之处。你要知道,我也是在伦敦北部长大的,可是我不认识任何一个来自这种社区的人。我没法走进它。没有人能,除非他生长于其中。Naomi Alderman能写出这本书,是因为她就是在这样一个非常私密的环境里长大的,然后她离开那里,去了纽约,就像主角Ronit。所以她是从内部来描绘它,写到关于离开它的故事。这非常与众不同。
影视网:为什么塞巴斯蒂安·莱里奥是驾驭这个题材的合适人选呢?因为显然你们是在他因《普通女人》获得奥斯卡奖之前就开始拍摄了这部电影。
蕾切尔·薇姿:塞巴斯蒂安是第一个我送去书的导演,他也想拍这部电影,真是个出人意料的好消息,因为他来自于智利,是一位天主教徒,同时我认为他应该是个异性恋。对我来说,想跟他合作是因为《葛洛莉亚》,那部电影确实震撼了我。那是个关于一位58岁女人的故事,她对性的欲望,约会的槽糕,以及喜剧性的转变。你要知道,在大多数美国电影中,这个女人都只能是个只有两句台词的奶奶或阿姨。她会被挤到故事的边缘。但是塞巴斯蒂安做的却是,他突出了这个女人,因为58岁的女人仍然需要有性,他使她成为了故事的核心。这非常棒。所以我还以为他是个同性恋。(笑)我是说,我猜他是,我从来没想到他居然真是个直男。所以你是对的,他与电影设定的情结无关,但是他读了故事以后就想要拍它。所以他亲自写了电影版的前两版剧本,然后我们又请到了一位叫Rebecca Lenkiewicz的英国剧作家,她在几年前与保罗·帕夫利克夫斯基共同创作了《修女艾达》。所以塞巴斯蒂安身边有了一个强大的英国团队来支撑他,我认为他所做的就像李安在《理智与情感》与《冰风暴》中一样。你知道,他来自于不同的文化,但有着敏锐的双眼。
影视网:既然你也是电影的制作人,那么另一个Rachel是怎么被选中的呢?
蕾切尔·薇姿:塞巴斯蒂安和我都在讨论谁是Esti,而瑞秋·麦克亚当斯是我们找到的第一人选。非常幸运,她读了这本书以后真的想来拍它。你知道,她是加拿大人,不是犹太人,也不是来自于伦敦北部,但她就是非常吻合这个角色。引用我们第一次打电话时她自己说的话,“我的心在为Esti流血。” Esti面对的难题是,她非常的虔诚,同时她爱自己的丈夫,爱她生活的社区,爱她的工作,爱她的学生。但她又是同性恋,她无法做她自己。瑞秋觉得这个难题非常动人且有意思。

《违命》预告片

影视网:显然这部电影的大部分情节集中在Ronit 和 Esti的关系上,但它同时也涉及到了家庭责任。所以你认为Ronit主动回家,是为了寻求与父亲关系的结果么?
蕾切尔·薇姿:我是说,她知道他已经死了,我想,所以我不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结果。但的确,我认为回到家的时候是她成年生活中最可怕的一天,因为我认为她非常渴望被接受,但她知道大多数人都不欢迎她,甚至说不恨她就不错了。她感觉到自己没有权利站在那里,但事实上她有权利,因为那是她的父亲,虽然她的父亲已经有15到20年没给她打过电话了。所以我认为情况很复杂。我不知道她是否找到了(她想找寻的或她需要的)答案——她是真的真的迷失了,事实上是不能再更迷失了。
影视网:Ronit是一位摄影师。你自己是摄影爱好者么?你喜欢用iphone拍很多相片么?还是你有很炫的相机?
蕾切尔·薇姿:嗯,我收集摄影作品。但我本人不是真正的摄影师,因为虽然我也喜欢摄影,但我得说自己没有这个天赋。但我的确需要为拍这部电影学习怎样使用哈苏相机,而且我在电影的开头的确拍了几张有纹身男人的照片。也许我应该把其中的一张洗出来,然后用大相框裱起来送给塞巴斯蒂安。我应该这么干。
影视网:电影中你与瑞秋·麦克亚当斯有一段非常激烈的激情戏,而且场面非常美。
蕾切尔·薇姿:谢谢你这么觉得。谢谢。
影视网:你们为拍摄这场戏做了怎样的讨论和准备呢?
蕾切尔·薇姿:你知道的,像通常那样,我以前也跟一些男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我想特别是当你是个女人的时候,当有激情戏时你总是这样想,“这对整个故事来说很必要么?比如,如果电影里没这段,电影就会失去意义么?”但是对这部电影的这个故事来说,这个场景绝对是有必要的,完全必要。它不仅是必要那么简单,它还是电影的中心——这个社会深深压抑住了Esti的性欲望。所以当她们独处时,她们就可以表达出自己,对我来说,这非常具有感情色彩,这是故事中很深层次的一部分,而且非常重要。所以在准备方面,这是塞巴斯蒂安唯一使用故事版的片段。这是一个长镜头,我想它足足有6分钟,所以需要花一天来拍摄。而且镜头主要聚焦在女性的面部特写上,一个女人在镜头中,另一个女人在镜头外,所以作为你们观众来说,必须想象另一个女人在哪里,她的脸在哪里,她的舌头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你看不见它,你需要想象,我认为这比用眼睛看到更性感,你知道,乳房、臀部和阴毛之类的东西。所以一切都是精心安排的,我们那天的工作就是把他用故事板充满感情强调的那些东西表现出来。


影视网:这部电影有两个强有力的女性角色,而且你也提到了聘请Rebecca来跟塞巴斯蒂安合作。这是否是一个政治化的声明或特定选择,选择给女性提供更多机会的电影,无论是在镜头前还是在幕后?因为作为制作人之一,你也负一部分责任。
蕾切尔·薇姿:我是说,如果我很关注自己的性别算是政治的话,那么是的。对我来说,没必要非得为自己戴上一顶政治的帽子。我生来就是一个女人,我是一个女人,地球上的一半人类是女人。我的意思是,世界上还有代表着其他意识形态的一些人,那些真正的少数派,你知道,比如反式社会,更少数的那些人。我们女人不是那些少数的群体,我们占据着50%甚至可能更多的人口,所以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政治。我是一个女人,我看过成千上万男人拍的或者以男人为主的电影,我也很喜欢它们。但我也认为女人讲述故事的方式不同。作为一个女人,主观就认为我们是不同的,所以就像不同万岁!(笑)这感觉不一定像是政治。我就当它是吧,但我想听到男人身边女人的故事。我想听到两方面的声音。
影视网:在你家里可以提到“詹姆斯·邦德”么?还是说丹尼尔更喜欢在回家的时候把角色留在家门外?
蕾切尔·薇姿:(笑)可以。詹姆斯·邦德是一个虚构的角色,很多演员都扮演过——肖恩·康纳利、罗杰·摩尔,一个长长的列表,不是么?而现在扮演他的是非常出色的演员丹尼尔·克雷格,所以他当然可以在家里提到詹姆斯·邦德。
影视网:你最喜欢的詹姆斯·邦德电影是哪一部?为什么?
蕾切尔·薇姿:天哪。你知道我并没有看过全部詹姆斯·邦德电影,但是我想应该是《007:大战皇家赌场》。但我可不是在偏心!(笑)我只是觉得丹尼尔的表演非常精彩,而且这是一部非常棒的动作电影。而且其中的表演真的非常棒,非常自然流畅。
影视网:你之前曾说过,你认为对孩子来说,有一个太有名的父母会很复杂,而你的儿子却有两个有名的父母。你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你的儿子呢?
蕾切尔·薇姿:嗯,他从来没看过我演的电影,倒不是因为我不让他看,而是因为他自己不感兴趣。所以这不错,我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影视网:如果你在街上或是类似的地方被认出来了,他知道你很有名么?
蕾切尔·薇姿:他确实对这样的事不感兴趣。他一定知道,但对他来说我就是妈妈。如果他看见我化好妆,盛装打扮,他只会觉得我看起来糟透了。(笑)他不喜欢化妆,他有很好的品味。